砼業動態 | 電子采購交易平台中文 English

 
 
清明時節思念如雨

發布:jtdqgzb  閱讀次數:327

  清明將至,我們一家和哥哥姐姐們相約去給我的公公婆婆上墳。去上墳的路途頗為崎嶇,步行大約要一個多小時。
  在這段蜿蜒前行的路上,姐姐總會跟我們聊起爸爸媽啊,聊起他們的童年。雖然不曾經曆他們的童年,可是看著他們說起石頭老屋和屋後竹林時眼裏的深情,談起他們光著腳板跑在上學路上的辛酸,憶起媽媽的粉蒸肉時垂涎欲滴的樣子,我也和他們一起沉思一起笑。我對婆婆的追思一點不比他們對媽媽的懷念淺。
  記得剛結婚那會兒,我們跟公婆住在一起,她家是四川人,喜歡吃米飯,可是我不習慣每天吃米飯。婆婆怕我不習慣她家的生活,每次做飯前都要問問我想吃啥,菜要不要放辣椒。可是我剛到她家,也不好意思說,就每頓飯隻吃一點點。婆婆可著急了,“你喜歡吃啥就說,我不會做咱們一起做,你可別餓著了。”我不好意思的說:“高壓鍋煮的米飯有點硬,我有點不習慣,還有,我想吃點麵。”第二天,婆婆就叫姐姐幫她買來電飯煲代替了家裏用來煮米飯的高壓鍋,還買回來幾把掛麵準備煮給我吃。
  時間稍長一點,她就慢慢了解了我的口味,每次買菜都挑我喜歡吃的,做飯總和著我的口味,老公都有點吃醋了,說他媽偏心。少年喪母的我,對母愛有著別樣的期盼,在婆婆身上我隱約看到了媽媽的影子,可是那個“媽”字卻怎麽也叫不出口,每次都找個借口繞過去,不然就輕的連自己都聽不見。可她從來都不計較,總是以最快的速度應和我。晚飯後我和老公逗著玩,猜拳決定誰來洗鍋,我們倆都耍賴說不愛洗鍋,婆婆在一邊笑著說:“我來洗嘛。”我倆不好意思的笑了,她笑嘻嘻的走進廚房,奏起了鍋碗瓢盆交響曲,仿佛洗鍋是一件很快樂的事似的。
  有了孩子,婆婆更是辛苦操勞,毫無怨言,60多歲的她,白天係著圍裙圍著鍋台,為我煮粥熬湯,生怕我吃不好虧著身體。晚上睡在我和孩子身邊,怕擠著孩子隻跨個床邊,還時刻警醒衝奶倒水。初為人母的我,連孩子都不會抱,更別說換衣服洗澡了,就連孩子拉了尿了都要婆婆來處理,她總是耐心的邊做邊教我,沒有一點怨言。
  聽說豬蹄能下奶,她買來豬蹄,精心熬製,可是卻不加一點鹽,我吃第一口就惡心,怪她不加鹽。她不慍不火,端來一杯水,耐心的跟我說:“坐月子吃鹹了對身體不好,你慢慢吃,別急,邊喝水邊吃。”看著她忙碌操勞的身影,接受著她無微不至的照料,我又一次找到了母愛的溫暖。“媽,我今天不想吃羊肉湯,換雞湯吧。”“媽,娃拉了,快來呀!”“媽,你往裏麵睡點,別掉下去了。”……一聲聲“媽”叫的自然響亮,也拉近了我們的距離。孩子睡著的時候,她跟我講她的家鄉,講她的童年,講老公兄弟姐妹的小時候,儼然一對親生母女在拉家常。
  孩子稍大點,我要去上班了,她抱著孩子對我說:“你放心走吧,有我呢,你就安心上班。”晚上孩子哭鬧,她抱著滿地轉,讓我去睡覺,說我第二天還要上班,別太累了。隨著孩子慢慢長大,為孩子的成長和家裏的瑣事,我們也會有意見不同的小爭執,可是每次都是以她的妥協結束。朋友們在一起,總談論跟婆婆住一起的各種不快,可是我每次回家隻有看到婆婆在家才更踏實。我在她的關懷、嗬護下盡情的享受著來自媽媽的愛,自由自在的做回了孩子。
  如今,她離開我們已經整整11年了,每每回想起她被病痛折磨的那段日,我不禁淚流滿麵。因為怕給我們添麻煩,她獨自一人忍受著病痛,從不喊疼。稍微好一點的時候還端起盆子一盆一盆的往廚房的缸裏接水,說是自來水一定要沉澱以後才能吃。當土一點點的埋住她的棺材時,我泣不成聲,我知道她是真的離開了,我又一次失去了親愛的媽媽,失去了我最溫暖的愛。
  今天,像往年一樣,我們帶著她愛吃的東西,來給她掃墓添土,焚燒紙錢,還在墳前跟他們一起吃起了“團圓飯”。相信他們看到兒孫團聚合樂,也是無比的開心。年年清明寄思念,親愛的媽媽,願你在另一個世界無憂無慮,輕鬆快樂,我對你的思念就像這清明時節的雨,溫潤柔軟,細密綿長……

□民和公司  金煥弟

版權所有 甘肅天龙影院水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
地址: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力行新村3號天龙影院大廈 郵編:730030
電話: 0931-4900699 傳真: 0931-4900697
隴ICP備05005852